d2天堂下载安卓手机

  刁冉冉完全沒有心理准备.她以为.在劝过他之后.战行川会像上一次一样.和自己大吵大嚷.闹一个不欢而散.

  沒想到的是.他竟会流露出如此脆弱不堪的一面.只是凝视着她.甚至居然会满眼无措地问她.自己接下來究竟应该怎么办.

  一时之间.她也沒了主意.

  此刻.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伸手抱住他的肩膀.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胸口.

  “你根本就不是一个狠心的人.为什么非要逼自己去做狠心的事.我不相信你的心里沒有一点点的难过.你是难过的吧.你一定是难过的.可你为什么非得隐藏着你的情绪呢.承认内心的真实想法.难道让你觉得很丢脸吗.”

  刁冉冉抱紧他.把下巴支在战行川的头顶上.轻轻摩挲着他的后背.

  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.她想.虽然她还不够了解他.但也清楚地知道.他是一个喜欢死鸭子嘴硬的男人.或者说.男人都是这么的好面子.宁可心头滴血.也要嘴角含笑.

  他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.并未推开她.也沒有出声打断她.

  只是.战行川的心中却产生了一丝涟漪:她居然懂他.她知道他其实狠不下心來.

  “生命真是神奇.我们今天迎來了一个新生命.可是又要有人从我们的身边离开了……如果我们沒有能力挽留住他们.就让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.好好地体会一下活着的幸福.这样不好吗.”

  刁冉冉一边说着.一边拉过战行川的手.和他一起用手贴向自己的小腹.

  那里还平坦着.丝毫也看不出异样來.不过.他们都清楚地知道.已经有一个全新的小生命.正在安静地成长着.十个月以后.就会來到这个世界上.

   雪花沾在少女长睫毛上纯净美好写真

  他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.动作里透着小心翼翼.指尖一触到刁冉冉的肌肤.整个人就吓得浑身绷紧了.

  “傻瓜.它现在还只是个小胚胎呢.就算你把整个手掌都贴在上面.都摸不到呢.”

  她翘起嘴唇.笑着他的过于谨慎.

  战行川抬起头.看向刁冉冉.

  有那么一瞬间.他甚至怀疑自己可能会对她说出实话..这孩子根本不是你的.你只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代孕母亲.因为你足够健康.能够坚持十个月的怀胎.给胎儿一个安全的母体环境.

  不过.他的理智还是令他保持住了缄默.

  “我沒有经验.不要笑我.”

  战行川微微有些窘.眼神闪了闪.尴尬地移向了别处.

  哪知道.他越这么说.刁冉冉笑得反而更厉害.她捂着嘴.抱紧他的脖子.好不容易才忍住.喘息着问他:“你想好了.赶快给你

  妈妈回个电话吧.这几个小时.他们两个人一定坐立难安了.毕竟上了年纪.情绪波动太大.对谁都不好.”

  见战行川坐着不动.她仗着自己现在有胎儿做免死金牌.大着胆子推了他一把.又催促了一声.

  他这才不情不愿地去拿手机了.

  刁冉冉不想听他们一家人的对话.起身走进厨房.把那碗已经凉掉的汤重新给战行川再热一热.

  她果然猜对了.给战行川打完电话以后.战励旸和王静姝就再也沒法保持平静了.

  他们两个人.年轻的时候倒也不怎么恩爱.各自在外面都有情

  人.在一起就要吵架.甚至动手.这几年由于在异国他乡相依为命.加上年纪一天天大了.彼此之间反倒是相互关心起來.渐渐地.居然连拌嘴都很少了.

  战励旸拉不下面子.所以王静姝來求儿子.

  现在.一听见战行川主动打來电话.两个人都是精神一振.

  “我会派人去机场接你们.回來以后就先住在大宅好了.赵伯何叔他们也都在.我.我当然不会回去住.我太太怀孕了.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家.你们不要來打扰我们……她的身体不是特别好.不适合接触病人.有什么事情你打给妙妙.我很忙.”

  他的语气并不是很好.冷冰冰的.像是在跟公司的下属交代着工作一样.完全不像是一个儿子在和自己的母亲说话.

  说完这些.不等王静姝再和自己说什么.战行川就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.

  他知道.就算他们再有什么问題.也不会再來骚扰自己了.应该是转而去找孔妙妙帮忙.她自幼在小姨家长大.听说姨夫患病.当然不会不管他们.肯定会全心全意地做好每一个环节.把他们安全地接回來.

  抬起头.正好对上刁冉冉的眼睛.她从厨房探出头來.

  战行川有些心虚似的.连忙开口:“我打完了.汤呢.”

  她笑笑.让他再等一会儿.

  说來也奇怪.自己居然真的听了她的劝.同意让父母回中海.战行川自己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.

  究竟是她的话起了作用.还是他其实也有些渴望着久违的亲情.他却不愿意再去深究了.

  *****

  第二天中午.战行川和刁冉冉刚一走出医院.就接到了孔妙妙的來电.

  “什么.怎么会这么快.昨天刚打完电话.今天晚上就到.他们是坐飞机还是坐火箭.”

  当听见孔妙妙告诉他.战励旸夫妇今天晚上八点左右就会到达战家大宅的时候.战行川丝毫沒有任何的喜悦之情.反而是满心的惊愕.以及不解.

  顿了顿.她才回答道:“我猜.他们是多一刻也等不了了.所以一放下电话就去订票了.”

  战行川冷哼了几声.沒说什么.挂断电话.

  两个人今天一早吃过饭就來了医院.做详细的检查.刘雨哲给刁冉冉验过了血和尿.确定她的确是怀孕了.这就意味着.这一次的试管婴儿终于成功了.

  那一瞬间.刁冉冉几乎喜极而泣.战行川也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.

  在战行川的要求之下.刘雨哲又帮刁冉冉重新做了一下常规项目的检查.帮她又做了一份档案.接下來的十个月.她的产检依旧是由他來亲自负责.因为战行川的特殊身份.医院里对他大开绿灯.允许刘雨哲全权负责刁冉冉的各项检查.无人敢置喙.

  两人忙了一上午.哪知道.刚一走出医院.就得知了这个消息.

  刁冉冉扯了扯战行川的袖子.小声劝道:“反正都是要來的.早一天晚一天又怎么了.來都來了.你难道能打包给送回去.算了.陪我去趟商场.给公公婆婆买点儿东西吧.他们匆匆回來.东西肯定带不齐.大宅那边好多年沒人住了.不准备好怎么生活.何况还有个病人呢.”

  他本想发火.余光瞥见她的肚子.又把话咽下去了.

  两个人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大型商场.先吃了顿午饭.然后又去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.基本上都是刁冉冉在挑选.比对.战行川则是全程黑着脸.只在最后结账的时候默默地掏出银行卡來.

  提着几个巨大的袋子.他们再前往战家大宅.

  说來有趣.刁冉冉之前來这里.还是救下马修那一次.她这个新媳妇.对这里同样陌生得很.

  何叔赵伯等人也是刚刚知道战励旸夫妇即将要回來.这群老佣人顿时又惊又喜.打了鸡血一样开始在家忙起來.准备迎接他们.

  在看见战行川提着一堆东西走进大门來的时候.众人几乎都被定住身了一样.嘴巴全都张大了.足足能够吞下一枚鸡蛋.

  所有人都知道.他们一家三口不和.当初更是做儿子的把老子给轰出门去.

  何叔的眼圈红了.赵伯也在偷偷擦眼睛.一想到战励旸的病情.他们心中的喜悦之情也顿时变得黯淡起來.随着年纪的增长.老人们愈发多愁善感起來.每每听见一些故人生病去世的消息.都会联想到自己.他们也不例外.

  “少爷.少爷……你终于想通了……”

  赵伯连忙上前.接过了战行川手中的重物.

  “别想太多.我只是过來看一眼而已.”

  战行川擦了擦手.回身去搀扶刁冉冉.她笑笑.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哪有那么娇气.你是怕我摔了还是晕了.”

  他飞快地用手指按着她的嘴.严肃地摇摇头.不许她再乱说.从现在起.就完全需要讨一个好彩头了.不吉利的话语.一概不能说.

  刁冉冉吐吐舌头.不敢再胡说八道了.惹战行川不高兴倒是小事.最重要的是.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事.

  战家一片热闹景象.沒过多久.孔妙妙和容谦夫妇也提着各种名贵的补品來了.

  因为战行川和刁冉冉结婚的时候.他们两个人不在中海.沒能前來参加婚礼.所以.这还是刁冉冉第一次见到孔妙妙的男人.她一直对容谦很好奇.这回终于见到了.总算是满足了内心的八卦欲.

  不得不说.她觉得.也只有容谦这种男人才能够制得住孔妙妙.

  见刁冉冉忍不住频频看向容谦.战行川一直缠在她腰间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.他趁别人不注意.凑到她的耳畔.哼道:“别再看他了.你再看.妙妙不吃醋.我也要生气了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