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看黄色的应用吗?

  叶蓁一个人留在房间里,距离上神大陆越来越近,她体内的忘情丹还没开始发挥作用,她清晰地回忆着从来到玄天大陆之后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。

   她人生地不熟,如果不是叶维将她误当叶家三姑娘带回叶家,她不知道如今会在哪里,墨容湛他是不是一直在某个角落默默地注视着她,看她跌跌撞撞在这个地方寻找生存的办法,看她每天夜里难以抑制害怕和恐惧,冷漠旁观她对他的思念,只要想要这个可能,她全身都在发抖,如果真是这样,那他冷漠得太可怕了。

   呵,她差点忘记了,他没有人间大陆的记忆,那他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?在想起她之后,他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当他的城主,而不是她的阿湛?

   叶蓁垂眸看着自己手掌,她的掌心有一抹红印,是前天睡醒发现的,她不知道墨帝在她睡觉的时候做了什么,但她觉得他既然在她的掌心留下这个红印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 留下,还是去找他?

   有一点他说得没错,如果她知道他就是墨容湛,她会很痛苦,因为她不知道选择留下还是离开。

   可是,为什么是她选择,难道他不能选择吗?他为什么要将这个选择权交给她,难道人间大陆就没有他留恋的,他不想回去陪着明玉吗?

   “别推我,你想知道就自己去问。”房间外面,传来明熙恼怒的声音。

   “你解释清楚了没有?城主是迫不得已才选择留下的,你都说清楚了吗?城主其实比谁都痛苦呢。”火凰小声地说道。

   “说了!”明熙冷冷地说。

   火凰好像还不放心,“你要多说点城主的好,这么久以来,城主都在默默保护她……”

   他的话还没说完,叶蓁已经打开门,目光淡淡地睨视着火凰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你早就知道他就是墨容湛?”

   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

   “夭夭……”火凰蔫蔫地低下头。

   “火凰,你隐瞒我很多事情,我从来没有真的怪你。”叶蓁低声说,目光幽幽带着伤心,“你一而再地骗我……”

   “不是的,是城主不让我说。”火凰急忙解释,“本来我还不到时间破蛋的,城主为了有人在身边帮你,为了有人保护你,替你了解玄天大陆,硬生生让我提前一年破蛋,要不是我福大命大,我早就回去重新孵蛋了。”

   叶蓁想起火凰破壳时的异样,的确是比她想象的要快许多,原来是因为墨帝!

   “你在我的空间里面,他怎么让你提前破蛋的?”叶蓁皱眉问道。

   火凰心虚地撇开脸,在叶蓁冷漠的目光中,小声地说,“城主也有空间。”

   “他有空间跟我……”叶蓁愣住了,“你是说,他的空间,可以通道我的空间?”

   “墨帝的空间上天下地都找不出第二个,九层意识空间,难道他将空间给你了?”安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凑热闹的,慵懒地坐在船沿边上,宽大的袖子和衣摆在风中飞扬,金色牡丹花看起来栩栩如生。

   叶蓁低眸看着自己的掌心,“我的空间是一块玉佩……”

   她的脸色变了变,那玉佩是墨容湛给她的,墨容湛就是墨帝,那不就是……墨帝给她的吗?

   “城主的分身在去人间大陆的时候,在空间里面设置了缺口,空间一分为二,没想到城主会将空间给你,还成为你的意识空间,你说的没错,你和城主的空间是相通的,不过,被城主封锁了……得打开才能相通。”火凰说道。

   叶蓁呵呵一笑,“小鸟儿,你瞒着我真是够多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火凰心虚地低下头,“夭夭,对不起,我其实早就想告诉你的。”

   “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,一次性告诉我吧。”叶蓁冷冷地说。

   火凰摇头,“没有了,真的没有了。”

   “夫人,那您还要回人间大陆吗?”白十三小声地问道。

   “我为何不回去?”叶蓁秀美如玉的脸庞如蒙一层寒霜,“你们城主不是想要将我送走,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吗?我怎么能不如他的愿,不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吗?”

   “……”城主明明不是这个意思。

   明熙担忧地看着叶蓁,他母后的这个反应在他的预料之外,好像一点都不愤怒不生气,难道……是忘情丹已经在开始作用了吗?

   不对啊,忘情丹明明要三天后才有作用的。

   母后这是已经生气到极致了吧。

   “那我们……这是继续去上神大陆?”安歌桃羞李让的俊脸浮起灿烂的笑,听到这么多关于墨帝的八卦,他一脸满足地在心里想着下次见面要怎么讥笑他。

   “对。”叶蓁目光清冷,坚定地点头。

   明熙抬眸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,既然这是母后的选择,那他也无话可说。

   “那就……”安歌身形微动,正准备让巨鲲加速的时候,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天空传来,他脸上那抹玩世不恭的笑容僵住,猛地抬头看了上去,“光华圣尊?他怎么会在这里,那个方向……”

   “怎么了?”火凰问道。

   “已经上百年没有圣尊出现在通天河,除非是有什么大事,那个方向应该是去玄天大陆的,该不是发现墨帝了吧?”安歌皱眉,“虽然墨帝的修为是很厉害,不过他怎么都不会是圣尊的对手,要不是被强行带到上神大陆,那就是被关在通天河的水牢了。”

   火凰看向叶蓁,“那怎么办?”

   叶蓁的脸色紧绷着,紧抿的粉唇微微泛白,她心里并不是已经不在乎墨帝的。

   安歌勾唇一笑,如玉的手指悠闲地整理着袖子,“那也没什么,就是让他超凡入圣呗,嘿嘿,到时候他在上神大陆就是个小新人,还不叫我一声圣人前辈。”

   “……”火凰呵呵一笑,“那还不一定,城主的修为要是在你之上呢?”

   “不可能!”安歌臭着脸,“他还有可能被关在通天河,天天被寒火鞭鞭打呢。”

   明熙拉住叶蓁的手,“娘,我们去找父皇吧。”

   叶蓁站在原地不动,墨帝搂着她,低声恳求她不要忘记他的话在耳边响起,他清寒冷漠的俊脸总是带着压抑的深情,看着她的眼神好像有很多话和伤感。

   以前她假装看不懂,如今才知道是为什么。

   去见他,就当是……最后一次告别吗?

  ☆、1791

  “你们都在这里等着,我去见他就行了。”叶蓁低声地对明熙说,她的确应该再去见墨容湛一次,有些答案,只有他才能够给她。

   “娘,您怎么知道父皇在哪里?”明熙诧异地问,听母后话里的意思,是依旧选择要回人间大陆,

   叶蓁淡淡地看向火凰,“不是说我的空间和他的想通吗?那我去找他就是了。”

   “夭夭,你真的不打算留在玄天大陆?”火凰低声问道。

   “你们城主苦心积虑想要将我送走,如果我留下来,不是白费他一番苦心,对吧?”叶蓁清妍秀丽的脸庞微微含笑,目光淡漠地扫了其他人一眼。

   火凰张口欲言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好无奈地低下头,他隐瞒叶蓁太多事情,这时候不管说什么,叶蓁都不会再相信他,更不会听他的话。

   “娘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等你回来。”明熙低声说,他之前早就想过了,不管母后是什么决定,他都要回去人间大陆的,明玉只有一个人,他实在不放心。

   而且,他觉得就算母后回去了,父皇将来肯定会去找他们的。

   叶蓁看向安歌,敛衽行了一礼,“安歌圣人,您知道墨容湛……墨帝如今在什么地方吗?”

   “不知道。”安歌简单利落地回答,“我只知道他还在通天河边界附近。”

   “那……我将这两个孩子交给您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叶蓁低声说道。

   安歌抬起一双潋滟璀璨的桃花眼,含笑地看着叶蓁,“你要去找墨帝?他说不定被关在水牢里了,万一你被发现呢?那你可就危险了。”

   “我还是要去见一见他。”她已经服下忘情丹,至少在她还记得他的时候,她要去见他。

   “那好吧,我们会放慢速度在这里等你。”安歌笑着说。

   叶蓁行了一礼,“多谢安歌圣人。”

   “小蓁蓁别客气,我这个人最乐于助人了。”安歌圣人笑眯眯地说道。

   火凰不客气地甩他一个白眼。

   “我该怎么打开和他相通的空间?”叶蓁看向火凰淡淡地问。

   “那是封印,上次我打开过一次,不知道城主有没有加强封印。”火凰叫道。

   叶蓁微微眯眼,“你上次什么时候打开的?”

   “在大圣宗遇到土蝼的时候,还有……你在炎域遇到煞王……不过那次是城主自己打开封印的。”火凰说道。

   “走吧。”叶蓁眸色微冷,想起了在山洞里发生的一切,身形一闪,已经进入空间了。

   火凰看了明熙一眼,随着叶蓁一起进了空间。

   “从哪里过去?”叶蓁淡淡地问。

   “那里。”火凰小爪子指向灵泉旁边的一个有五星芒印的地方,“城主将相通的地方封印在那里。”

   叶蓁淡淡地问,“那要怎么打开?”

   “我去试试。”火凰走到五星芒印的地方,两只爪子放在上面,全身的灵力都打开,五星芒印骤然一亮,光芒一闪而逝,很快又恢复了暗淡,“城主又加强封印了。”

   “你让开。”叶蓁秀眉微蹙,她以前并没有发现有这个东西,即使前些天在这里炼制丹药,她都没有察觉到这里的不同,“我先前没看到这个,是被你想办法遮掩了?”

   火凰干笑几声,“呵呵呵。”

   叶蓁冷哼,“越来越能耐了。”

   “我再也不敢瞒你了,任何事。”火凰急忙保证。

   “你出去吧,在明熙身边,别让他乱跑,你也不许乱跑。”叶蓁冷声说。

   火凰见她好像已经不恼他了,脸上露出喜悦的笑脸,“好,那你……”

   “我能打开。”叶蓁看了掌心一眼,她之前就疑惑掌心的红印形状奇怪,看到这个五星芒印,她便都明白了。

   这是打开他们空间相通之处的钥匙?

   他怎么知道她会想去找他的?

   火凰离开了空间,叶蓁将掌心的红印对准五星芒印的中心,上面的形状跟她掌心的红印很相似。

   五星芒印瞬间迸射出强烈的光芒,叶蓁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带了进去,到处都是刺眼的白光,她皱眉闭上眼睛,等眼睛适应了光亮,她已经不在自己的空间了。

   她已经到了……墨帝的空间?他的空间跟她的不是同一个吗?怎么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一样。

   这里不像她的空间明媚光亮,反而透着冷硬森寒的气息,就像他给人的感觉,唯一相同的大概就是那口灵井了。

   叶蓁看了一眼周围,如果不是火凰告诉她,她真的永远都想不到墨帝要接近她找到她是这么容易。

   出去,就能见到他了吧。

   她心里莫名生出退缩之意,她不想见他了。

   “夭夭,回去!”忽然,一道低沉森然的嗓音从外面传了进来。

   叶蓁心头一凛,知道这是墨帝知道她来了。

   她粉唇紧抿着没有说话。

   他略显无奈的嗓音沉沉地继续传来,“听话,夭夭,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,我会去找你的。”

   “你有危险?”叶蓁微微蹙眉,她听出墨帝语气中的急迫,难道安歌圣人说的是真的,上神大陆的圣人真的来找他了?

   “没有。”墨帝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“我怎么会有危险。”

   叶蓁冷声问,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出去,我要见你。”

   明明是同一个空间,她在这里却不能自如地进出,不管她的意念多强烈,根本走不出这个空间。

   “夭夭,乖,听话。”墨帝无奈地叹息,“快回安歌身边去。”

   “除了这句话,你没有别的话跟我说吗?”叶蓁眼底闪过一抹冷笑,“墨容湛,是不是我没有发现,你打算瞒我一辈子?”

   外面沉默下来,久久都没有回话。

   “对不起,夭夭,我不是有意要瞒你……”半响之后,墨帝的声音才从外面传来,“我一开始也不知道,等我想起一切的时候,你已经被当是炎魔王,我只能将你送走。”

   “所以,你现在也不打算跟我见一面吗?”叶蓁冷声问。

   又是一沉沉默。

   叶蓁笑了笑,“我已经服下忘情丹。”

   “夭夭!”有看黄色的应用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