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2live

  www.d2live 东方云鹤缓缓走着,的确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,淡淡开口:“我家的小东西,要是能被别人这点小手段整倒了,她就不是嚣张大小姐了!”

   皇甫少宇翻了个白眼,嘴上不说,心里却默默道:这臭屁自恋的家伙,连自家娇花都被他列入自恋范畴了。

   瞧着馨儿那火爆脾气,能好好处理这件事吗?被人诬陷了,还不得和人干起来啊?

   不行,他这个校长还是得赶紧去劝架,可别让事态闹大,影响他追妻之路。

   皇甫少宇想到此处,也不管东方云鹤了,赶紧快跑几步,形象也不顾了,挥手喊着:“小情……邢芙老师,等等本校长!你等等我!同去呀!”

   邢芙和皇甫少宇刚奔到301营房门口,正听见纳兰馨儿开口。

   只见纳兰馨儿立在房间中,肩头扶着泪眼阑珊的何小舞,语气淡定自若,既不嚣张傲慢,也不咄咄逼人,端得是平静如水:“蓝芷柔,你错了。齐北上校对我们不是偏爱,是信任。这两者差别可大了,你不懂就不要乱说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   蓝芷柔没想到纳兰馨儿会这么平静地反驳她,这让她一时间不好接话了。信任和偏爱有区别吗?不都是偏心吗?

   蓝芷柔脑袋还没有绕过来,纳兰馨儿已经接着不疾不徐地开口:“齐北上校,谢谢您对我们301营房的‘信任’。我们知道这份信任的可贵。偏爱是私心,信任却出自公心。我相信,您平素在战场上,也是因为对您手下的士兵付出真诚的信任,才能得到他们真心的拥戴。”

   这段话,倒是让齐北身后的参谋官、内务官都点了点头。

   齐北没想到,纳兰馨儿不急着开脱,反而为自己说了这么多诚挚的赞美,他有点意外,有有点欣喜,脸上浮出了淡淡笑意。

   可,这个小丫头会怎么解释眼下这脏乱差的卫生状况呢?

   气质美女清艳脱俗生活照秀美腿

   他忽然十分好奇,很想知道。

   于是他点了点头:“好,说下去。”

   可他完全没想到,纳兰馨儿并没有纠结在地上的瓜子皮,而是微笑着道:“上校大人,张副官,我们301营房,的确卫生不够整洁。不过,最不整洁的,恐怕不是我与小舞的床铺。请问,内务官您检查里面其他的床铺了吗?”

   内务官赶紧道:“还没有。检查到门口这两张床,发现问题,我们就立刻汇报上去了。里面的床铺,还没有来得及检查。”

   纳兰馨儿似乎完全预料到这种状况,她微微颔首:“嗯嗯,那就麻烦您现在继续当众检查吧。检查完毕,我们再一起讨论接受惩罚的问题,您看如何?”

   内务官有点傻眼,别人遇到这种事,都是哭着喊着求减轻惩罚,这小丫头,怎么一点都不怕惩罚,还主动让他继续检查,那万一再发现不合格的地方,岂不是惩罚更多、更重?

   这小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啊。

   别说内务官傻眼了,连张副官这种油滑之人,也想不通纳兰馨儿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 而蓝芷柔听了,心头却涌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 草包丫头这是什么意思?

   难道……